经过两年多的楼市调控,从今年开始很多城市价都出现了横盘乃至降温的情况,最近几个月甚至一二三四线城市都屡屡传出房企降价售房的消息,而且幅度都达到了几千元乃至上万元,这让很多人都一致认为今年的“金九银十”提前了,这是开发商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根据此前数据显示今年全国商品房交易额将低于去年,那么这也就侧面印证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今年开发商在商品房销售上遇到了很大的瓶颈,出现了房子不能及时卖出的情况,房子卖不出对于房企影响有多大不言而喻,这就相当于此前进了那么多的货,结果没有什么消费者买,资金压力将直接扑面出来。

截止今年7月份,全国倒闭的房企多达300多家,这从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了今年房企资金压力有多大,当然这也是房企竞争后优胜劣汰的表现,此前哪种拿地建房就能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如果不能实时的对市场做出准确的判断,纯粹的拿地建房只会让自身陷入一个有价无市的状态,最终不仅不能因为投资地产而挣钱,还可能欠银行一屁股债。

房地产市场环境已经变了,想投资地产炒房囤房没以前那么容易了,现在即便是开发商努力降价促销,依然对销量没有太大的帮助,全员卖房基本上已经成为现在房企们的销售模式,足以看出现在整体楼市都不如以前那般火热,特别是一些三四线城市的投资者更要注意了,因为房价降温将成为大趋势,对于无力支撑高房价的三四线城市来说,接下来就是一个挤泡沫的过程,但也不是所有的三四线城市都是这样,只有以下这些区域的三四线城市房价难以过高支撑。

我们喜欢用一二三四线城市来区别城市的实力,但是我们会发现同一等级的城市之间经济发展水平有很大的差异,比方说内陆偏远的三四线城市就不能和北上广周边的三四线城市媲美,看看燕郊地区只是一个镇而已,但是其却能支撑起上万元的房价,而内陆三四线城市上万元的房价却饱受质疑,因为像燕郊、惠州这些地方虽然其地方经济实力并不突出,但是背靠北京深圳这些大城市,起到了很好的溢出吸收能力,在北京深圳买不起房的人很多都会选择就近三四线城市买房,然后选择在大城市工作这样的生活模式。

所以对于处在大经济圈周边的三四线城市来说,他们上万元的房价还谈不上有特别大的水分,真正水分大的三四线城市是那些不处在城市经济圈周边的,而且离省会城市都有一定距离的城市,这类三四线城市人口这些年基本上都是流出状态,经济水平增长缓慢,虽然近几年房价上涨明显,但更多的是外地投资客以及棚改货币化的影响,今年棚改规模多省都降低了50%以上,对于外来的炒房者来说他们已经看不到炒房的希望,而当地人收入又不足以支撑得起七八千乃至上万元的房价,可以说是完全找不到合适的接盘者,这些城市楼市是很孤独的存在,自身没有接盘的能力,也不能寻求外部因素接盘,接下来这些城市房价降温将不可避免。